溟夜

喜欢ezio
喜欢阴阳师
脆皮暗香玩家
希望哪天能踏上罗马土地的
咸鱼大学生qwq

昨日与道长一起麻衣侠士。到张洁洁面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一招生亦何欢放出,我二人血线直线下降,我抬手就给道长套了个盾…然后自己没来得及跳隐身…………

死在道长面前 太真实了_(´ཀ`」 ∠)_

师门合影(全)图源 我 徒弟 徒弟 和 徒弟

(我不管我就要在最后多放一张!

和徒弟们的合影!(大徒弟不在线没拍着…)

【图源小徒弟】原谅我是个不会拍照的老暗香

我徒弟,把我 送进了 点香阁????(我大概应该清理门户了)磨刀。

记录!

想写一个关于一个贫困武当养了一只带着迷之兰花香气的狐狸然后被成了精的狐狸推倒日了的故事。

各种奇怪的形变(我会说我懒得画眼睛吗_(´ཀ`」 ∠)_)各种画错的地方请忽略(反正也没人看qwq

q版(有点蠢)
不画脸部细节而十分得意的作者.jpg

狐系暗香了解一下
犬…哦不是…狼(làng)系武当了解一下
(某个人强行叫我给他改成了狼)

江湖纪事(随即更新)

#普通暗香的日常
#ooc
#我皮我快乐(⊙v⊙)

大家好,我是罗马大导师,今天我要讲讲我师妹们的故事。

其实我是一个野生暗香,并没有师父,那我怎么来的师妹呢?答:汤池捡的、帮派捡的。

在我选择成为暗影不就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看修为行事( ´▽`)…于是,在汤池见到可爱而修为比我低的暗香,我都叫师妹,修为比我高的我都叫师姐,就这样,我认识了我的狐师妹。

初识狐师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5000+的暗香,以看风景为目标,后来不知怎么的,决定成为一个能打的暗香,天天找我切磋。那时的我6000修为,堪堪依靠修为差距能击败狐师妹。本以为,我们只会在汤池碰面,直到有一天,我听说狐师妹也加入了我的帮派。在帮里元老们的指导下,师妹的武艺日益精进,在我们到达8000修不久,我就只能和她战个平手了,即使修为比她多了几百依旧不能完胜她。

后来,大师带着我们去建了一个小帮派,在那里师妹遇见了一个华山,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他们一起日常、一起跑商…虽然师妹嘴上说着最喜欢和尚,谁知道她现在究竟喜欢谁呢?然而无论怎样,要是那个男人敢负了她,我定不会放过他…我虽然咸,但是还是有点用的。

再说说高师妹。高师妹是大师的徒弟,是一个真正的咸鱼玩家,现在修为堪堪8000,平时也不怎么见她和人切磋。高师妹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和徒弟一起下本,师徒三个其乐融融,就是两个徒弟常常出门很久才会回来看她。有时我经过帮会大厅的时候会看见她坐在门槛上发呆。下雨的时候,她会撑着伞站在门口。偶尔她也会问我:“师兄,你说我徒弟他们回来了吗?”我只能安慰她再过几天便是休沐之期,他们会回来的。好在后来,老帮派里来了一个熟人,姓夜的暗香,他们两个天天拌嘴,虽然吵闹了些,但总比之前那忧郁的氛围要好受的多。

唯一的不足之处莫过于…我现在好像开始天天吃狗粮了???!


好,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

#随机更新
#说说我玩楚留香的蜜汁日常
#日常向,ooc,胡乱写作

我叫罗马大导师,是一个普通的男暗香。对。男暗香。那边的朋友不要指着装备区吵吵,我穿的是男装。

今天讲的故事是关于我们帮主的。


帮主是一个少林和尚,我们都叫他大师,大师为了帮派简直操碎了心。他精心组织各种帮派活动,每天在路上随机捡人进帮。元宵那会,大师兑了一个双人坐骑,花灯。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年少不懂事的暗香,期待着有灯坐的一天,看着大师坐着灯格外羡慕,于是悄悄问大师能不能带带我。大师欣然同意,邀请我同乘。我坐在灯上很开心,桌子对面的大师也很开心,他笑眯眯的看着我,操作着灯在路上前进,我刚想说一句“大师好棒!”忽然身下一空,然后水花四溅。冰凉的池水让我懵逼,“我是谁 ?我在哪?我刚刚不是在坐灯吗?”远处的大师看着我,笑嘻嘻的挥了挥手,坐着灯渐渐远去了,徒留我一个暗香在这冰凉的池水里。纯真的内心受到了伤害。

过了不久,大师又一次邀请我一起坐灯,我欣然应允,当时并没来得及想到之前的惨案,就这样上了贼船。冰凉的湖水拍打在我脸上,我终于记住了一件事:永远不要轻易答应坐大师的灯。大师,丢人。





OK,今日份故事讲完了(⊙v⊙)/~
欢迎有事没事的看官们找我来玩(´・ω・`)